爸爸育儿记:德国奥地利小学开学第一天 (The First Day in German School)

16 comments

dapeng
68
last yearSteemit

My son, Jingsheng, goes to school in Austria. He started his school life in Germany years ago. Cannot believe that he is going to leave primary school next year. Here I posted some sweet photos taken on his first day in school. How time flies!

回顾了一下最近发布的文章,我感觉自己快成了机器人。借鉴 @tumutanzi 的话来说,爱上 Steemit 后,别说生活,我连自己都没了......

我的帖子现在主要是“历史上的今天”(挖掘过去),“史记”和“中国策”(观察现在),和“希望工程”(发现未来)。数据分析的 R 程序是越写越成熟,很多朋友都把我当成程序员或者数据分析师了,其实我不是啊。翻出刚来 steem 时写的自我介绍帖,数据分析完全不是我来 steem 的初衷。我觉得,自己的灵魂在被什么东西一点一点蚕食着。

是时候做出一些改变了。孩子们长高得飞快,我想重新开始记录一下自己和他们的生活。

前些日子,奥地利的小学开学了。京生欢欣雀跃:“终于有作业可以做啦!”我们也是普天同庆:“大人终于可以开始休假了!”

家长会上,老师严肃地指出:小学 4 年级是至关重要的一年。最大的一件事是:孩子们开始有考试了。

从 1 年级到 3 年级,德国和奥地利的小学没有考试。每个学期的成绩由老师综合评定。京生属于学霸型,各门成绩优异。老师说将来应该可以上文理中学——相当于国内的重点中学。然而,老师还说,不能掉以轻心。4 年级上完就该升中学,而中学录取的重要参考依据,就是 4 年级的考试成绩。

京生问:“考试是什么?”

我答:“跟做作业一样,只有两个不同:第一是限制时间,比如 1 小时必须答完;第二是独立完成,别人不能帮你检查。最后老师打分。”心中暗想:“我们是中国小孩,考试算什么。”

京生做作业去了。想着儿子居然快要升中学了,我翻出了他刚入小学时的照片。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

那时候,我们还在德国生活。小孩 6 岁的时候,会接到市政府发来的纸质信件,通知准备入学。虽然是按住址划分学校,但京生分到的学校离家里还不如大学的附属小学离得近。我们费尽周折,终于成功把他转到了附小。

开学第一天,朝阳下,晨雾中,我们送给京生来到了小学。送孩子的家长可真不少。毕竟,这是孩子一生中的大事。

school4.jpg

First morning at the entrance of the school.

每个孩子都从家里抱来个圆锥形的东西,德语叫做 Schultüte,是德国小学新生的标配,其实是个包,里面塞满了大人装进去的礼物。开学典礼在小学一楼大厅举行。新生们围坐起来。很多孩子来自同一所幼儿园,原先都认识,经过了一个暑假没见面,唧唧喳喳聊个不停。

school5.jpg

Opening ceremony for new pupils.

开学典礼挺简单。校长和老师简单介绍了一下学校的概况,然后是学长代表上台发言,以过来人的身份,对新来的学弟学妹们进行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诲。

school2.jpg

Welcome speeches given by high-graded pupils.

接下来,参观教室。教室里的桌椅已经摆好,每张桌子上放有新生名字的标签。家长们很快被赶了出去。老师跟孩子们在教室里相互熟悉,我们家长在外面,既是欢喜又是忐忑地等待。

school6.jpg

Classroom.

大约过去 1 节课的工夫,教室门打开,孩子们出来了。剩下的时间就是自由活动。京生跟幼儿园的老朋友们合影留念。接下来的节目是:幼儿园回访。

京生的小学跟幼儿园挨着,几分钟就走到了。幼儿园的老师早已准备好,安排小朋友们就座。幼儿园这一届的毕业生,除了京生外,还有卢卡和海蒂。卢卡是京生的好朋友,海蒂是他们班的三大美女之一。在幼儿园,他们成了学长,把文具给幼儿园的孩子们传阅。有的孩子无比羡慕,有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school3.jpg

Return to the kindergarten.

在幼儿园里逗留片刻,三个好朋友合影留念。然后,京生就离开了这所让我们难忘的幼儿园,至今再也没有回去过。

school7.jpg

Friends, who might never see each other again.

后来,京生随我们搬到了奥地利。一年之后,我收到了卢卡爸爸的来信,说卢卡很想念京生,能不能安排一次聚会,让孩子们见个面?

我们试了好几次,终因种种不巧,未能如愿。

就这样,在奥地利,京生开始了他的人生新阶段。

大鹏观察

Comments

Sort byBest